男子1.3万网购电脑买到拆装机诉至法院获3倍赔偿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0 13:10
  • 人已阅读

“93届国奥”昨天凌晨毫无悬念地输给了伊朗国奥队,在本届U-23亚洲杯小组赛国奥队3战3败,正式结束了里约奥运预选赛之旅,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任务。 假如目前中国足球的顶层设计不变,足球官僚、投资人、教练不回归常识、不尊重规律,本次“国奥之殇”将成为中国足球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常态。 “生活仍需继续”――国奥主帅傅博在结束本次多哈战役后说。这是一句多年来历任中国足球败军之帅说烂了的套话,但对于这群国奥球员来说,他们今后的足球之路到底应如何继续? 顶层设计中国足协你“懂”吗? 日前,网络上曝光广西梧州国家青少年足球训练基地的“惨状”:球场因下雨积水变成泥沼,全国各地50多支在那集训比赛的青少年球队在结束比赛和训练后都变成“泥人”。事实上,梧州基地目前的惨状早已持续多年。这就是中国足球的现实――在50年80亿元的“金元时代”,中国足协早已“不差钱”了,但却无法给承载未来的小球员哪怕一块正常的训练草地! “93届国奥”因专业青训体系的崩溃而造成的先天不足,昨天已进行过透彻的分析。如何扭转这种局面?中国足协目前正筹划在全国5个足球试点城市搞国家级青训中心,在20个城市搞省级青训中心,在16个城市搞青训营。这套青训模式参考德国、日本,本身是很科学严谨的。但实际上,这套东西如果不能在重点省份落地,深化布点,打通各个环节,最终恐怕依然是画虎不成反类犬。而即使把这套“青训中心模式”搞起来了,试问中国现在哪有这么多优秀的青训教练? 看看这次U-23亚洲杯和2022年世界杯的东道主卡塔尔。他们的阿斯拜尔精英中心集全国之力搞了将近10年,云集全球顶尖青训专家设计,从选材、训练到组织海外培训、比赛、跟踪,全部给予最优质的服务,而“93届国奥”球员正是他们的第一批产品!相比之下,我们的青训顶层设计到底该怎样做,中国足协真的懂了吗? 洋帅土帅“程序正义”更重要! 虽说“93届国奥”的水平确实不如其他同年龄段的亚洲强队,但临场指挥糟糕的傅博依然是无可逃避的背责者。 有媒体假设,如果让2005年率领“85届国青”在荷兰世青赛大放异彩的主帅克劳琛执教本届国奥,结局或有所不同,但这样的假设毫无意义。无论选土帅还是洋帅,熟悉球队、风格适合、具备临场指挥的球商,有高度的球队荣誉感,这些都是标配。为什么最终却不是这样? 本届国奥解散后,下届国奥必须再次选帅,而国足目前也正处于选帅阶段。 连续两届国奥,为什么诸如孙伟、傅博这样缺乏职业联赛经验的教练能上位当主帅?这些问号因为缺乏问责机制必将继续存在,何时才能真正拉直?国足层面,贵价教练如卡马乔、廉价教练如佩兰都已被证失败。贵与不贵,其实对中国足协来说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选聘过程是否符合“程序正义”?“93届国奥”的很多球员未来将陆续构成国足的主力框架。一旦3月两场40强赛后国足正式被淘汰,国足将陷入近两年没有正式比赛的困境。这时,选择怎样的教练显得尤其重要。 距离2020奥运会还有4年多,距离2022世界杯的时间更长达6年。如此长的时间足够改变一支球队。谁来改变? 职业联赛可给年轻人空间吗? 廖力生虽然3场打进3球,但赛后他的慨叹却令人心酸:“我今年在恒大可能还是打不上比赛!”确实,在同一位置国脚、外援把持的情况下,廖力生要想在恒大长期成为主力,暂时还可能性不大。不过,廖力生如果租借的话,他的能力足以在中超大部分球队立足。 如果5年80亿元的天价仅仅是靠大量外援堆砌起来,那么泡沫破裂是迟早的事情。“93届国奥”要想继续成长的唯一办法就是快速打上中超的主力舞台。如果继续得不到在职业联赛出场的机会,中超还会继续出现“最佳新人”无人获选的尴尬。以往中国足协曾经出台过职业联赛每场必须要有U-21球员上阵的规定,当时被认为是拔苗助长。但事实证明,类似的措施其实在英国等国家也出现过,未必是绝对错误的。 即使不硬性规定年轻球员上场时间,那么能否压缩外援的名额呢?这些也正是这支国奥队的共同心声。另外,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区域性半职业联赛和全国性青年联赛,年轻球员的出路也很成问题。如果“93届国奥”在自己队内实在没有上场空间,更应该考虑将他们外租至其他球队锻炼。就现阶段来说,把球员囤积起来不用,其破坏力更甚于国奥出局。 “救世主”要看“97届国青”? “93届国奥”失败后,“97届国青”球员都清楚,中国足球冲击奥运会的任务已落到他们头上。去年10月亚青赛预选赛在江苏淮安进行,“97届国青”三战全胜晋级决赛阶段。本届国青队主教练是前国脚李明,队中拥有张玉宁、林良铭和杨立瑜等一批与亚洲同龄优秀球员有得一拼的精英。 在经历89届、93届球员的尴尬之后,97届球员要么从小在国外训练,要么在俱乐部或地方体校接受良好系统的足球青训,个人能力较往届更好,甚至个别有天才潜质。李明作为新生代土帅,执教理念固然比傅博这代人要优秀,但由于同样缺乏足够的职业联赛经验,李明未来的临场指挥能力同样未能得到保证。另外,97届国青的优秀球员由于不少都在欧洲效力,中国足协如何完善地对他们的表现进行跟踪服务?一旦重蹈“93届国奥”的覆辙,留洋惨变烂尾,“出口转内销”恐怕依然是他们的集体悲剧命运。 从本次U-23亚洲杯来看,中国未来在亚洲足坛的对手实在太多。日本、韩国、伊朗这些老对手都出线了,中国队却让卡塔尔、叙利亚之流成为自己新的“苦主”。未来的国足又能赢得了谁?广州日报张谢泽楷